欢迎来到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请登录  注册会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破产清算在连续三年不使用商标撤销案件中的思考路径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05  浏览量:359 次   来自: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一是破产清算前的商标使用情况。商标权人在注册商标后始终未能使用注册商标,甚至是为囤积商标而进行的注册,其商标区分商品来源的功能使用无法发挥,承载商誉的功能更是无从谈起,那么即便破产清算,也不应成为其抗辩撤销的正当理由。本案中,商标权人和受让人均未举证证明诉争商标在审查期间内进行了真实合法的使用,破产清算就不能视为其正当抗辩理由。正如第1423379号“金牛JIN NIU及图”商标撤销复审行政纠纷案[4],法院指出,常州市新北区法院已于2017年4月20日受理金牛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金牛公司于2017年4月20日至2017年7月30日不使用诉争商标具有法定事由,但是审查周期为2014年7月31日至2017年7月30日,应当考虑破产清算前的使用情况。

二是破产清算对商标真实合法使用的影响程度。本质上仍是审查指定期限内商标使用情况。如果破产清算期间完全包含了撤三指定期限,那么在期间内不使用商标更容易被认定为具有正当理由,相反如果破产清算起始日期晚于指定期限起始日,那就要提供破产清算之前的相关使用证据,以证明其破产清算是阻断其商标正常使用的法定理由,而不是规避撤三制度的借口。如第812762号“冰花及图”商标撤销行政纠纷案件[5]中,法院认为,哈尔滨冰城公司企业改制工作仅持续了两个月,持续时间较短且并未对其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构成实质性影响。另外,其亦未就改制前两年及改制后近一年时间内对复审商标的未使用行为作出合理解释并提供相应证据证明。故哈尔滨冰城公司所称其未在指定期限内使用复审商标具有正当理由的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三是破产清算环节的商标转让并不能单独作为抗辩撤三的“合理理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第6483617号“E-SAL及图”商标撤销复审案[6]中年特别指出原审判决及被诉决定认定林明璋在自身无法使用复审商标的情况下,将复审商标转让的行为符合商标撤三制度的立法本意,并以此作为定案依据,确有不当,本院对此予以指正。这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三款[7]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0条第二款规定是完全相符的。

四是原商标权人及受让人对商标使用的准备或使用情况,包括撤三指定期限后的使用和准备情况。通过原商标权人和受让人在转让后注册商标使用和准备情况的考察,可以作为判断注册商标是否具有真实使用意图的重要参考因素。而且基于撤三制度主旨在于激活商标资源,并非“为了撤销而撤销”,即便商标受让人在撤三指定期限之外的商标使用情况也应在参考因素之列。比如,第1487316号“SEPHORA”商标撤销复审行政纠纷案[8]中,法院指出,丝丽雅公司并未提交商标使用证据,其虽提交了复审商标原注册人破产清算的相关证据材料,但商标使用存在多种方式和可能,商标权人陷于破产清算程序并非该注册商标停止使用的正当理由。并特别指出,商标转让并非丝丽雅公司可以合法使用申请商标的唯一途径,丝丽雅公司与复审商标原注册人可以通过许可使用合同等其他方式在指定期间内对申请商标进行合理有效的权利安排,但丝丽雅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为复审商标的使用实际做出了必要且合理的努力,亦无法证明丝丽雅公司主观上具有积极使用的意图和准备,且客观上原商标局在指定期间内未对复审商标作出核准转让亦不能完全阻碍商标权人将复审商标投入使用。故丝丽雅公司该项主张亦不能构成“其他不可归责于商标注册人的正当事由”。这个判决裁判逻辑值得每一个面临撤三考验的商标权利人深思。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学术观点、内业新闻——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公众号(qypcyczyjc)!

Copyright ? 2014 By 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26899号-3
电话:0531-88911266       地址:     E_mail:qypcyczyj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