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请登录  注册会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破产衍生诉讼中法人人格否认问题探究

作者:胥京敏  发布时间:2020-12-31  浏览量:102 次   来自:破产前沿公众号

公司人格独立和股东有限责任是公司法的基本原则。否认公司独立人格,由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是股东有限责任的例外情形,旨在矫正有限责任制度在特定法律事实发生时对债权人保护的失衡现象。但是,在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能否适用以及如何适用于破产衍生诉讼中仍然存在争议,笔者通过检索我国现行法律规定及相关案例,对破产衍生诉讼中法人人格否认问题进行初步探讨,以期有所裨益。

一、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概述

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在英美法系中通常被称为“刺破公司面纱”制度,而在大陆法系中则被形象的称之为“直索责任”制度。具体而言,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指的是对已经具备独立法人资格的公司,如果由于股东出于不正当目的而滥用法人人格,并因此给公司债权人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造成损害,根据公平正义的价值理念,法院可以否认该法人的独立法律人格,并责令其股东直接对法人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律制度。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确立,其主要目的不仅仅体现在减少对公司法人人格的滥用上,还体现于对企业债权人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上的有效保护,是对公司独立承担责任的有效补充与修正。

我国在借鉴域外立法与司法经验的基础上,建立了我国的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公司法》第20条第3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这从法律上确立了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全国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会议纪要》)第10条至第13条对公司人格否认规则作了细化,明确了《公司法》第20条第3款规定的滥用行为,从人格混同、过度支配与控制、资本显著不足等方面进行了系统分析。

二、破产衍生诉讼中能否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

在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对企业股东提起人格否认之诉的情形,现行法律规定主要体现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以下简称《破产法司法解释二》)中,其在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破产申请受理前,债权人就债务人财产提起下列诉讼,破产申请受理时案件尚未审结的,人民法院应当中止审理:以债务人的股东与债务人法人人格严重混同为由,主张债务人的股东直接向其偿还债务人对其所负债务的”,在第二十三条规定:“破产申请受理后,债权人就债务人财产向人民法院提起本规定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所列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从上述规定可知,企业破产后对其股东提起的人格否认之诉法院不予受理,但这并不表示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在个案中不能适用,在审判实践仍存在当股东为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时,法院作出支持此类诉讼的判例,笔者将在下文作进一步分析。

此外,能否对已进入破产程序的企业提起法人人格否认之诉,司法实践中存有较大争议。一种观点持肯定态度,人格否认制度的适用是针对个案而言,《九民会议纪要》中亦明确,公司人格否认不是全面、彻底、永久地否定公司的法人资格,而只是在具体案件中依据特定的法律事实、法律关系,突破公司对债务独立承担责任的一般规则,例外地判令股东承担连带责任。人民法院在个案中否认公司人格的判决的既判力仅仅约束该诉讼的各方当事人,不适用于涉及该公司的其他诉讼,不影响公司独立法人资格的存续。因此,人格否认制度仅适用于个案中,不会对破产程序产生影响,而且能够充分保障债权人的权益,实现个案公平。

另一种观点持否定态度,对于已经进入破产程序的企业提起人格否认之诉,就必须考虑破产这一特殊事由。这是因为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人民法院对人格否认之诉的判决不仅关乎个别债权人利益,而且会直接影响全体债权人的利益。因人格混同产生的连带清偿责任,其所用以清偿的价款应归属于破产财产,而企业进入破产程序的,破产财产都应按照破产财产分配方案或者重整计划向全体债权人进行分配。如人民法院支持了个别债权人的诉讼请求,实际上是债务人以其应当收回的财产向提起诉讼的债权人进行了清偿,违反了债权公平清偿的基本原理。在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18号烟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烟台金属材料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欠款纠纷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判意见也展现了此观点,具体为:“根据企业破产法的规定,破产申请受理时属于债务人的全部财产,以及破产申请受理后至破产程序终结前债务人取得的财产,甚至破产程序终结后发现的债务人的应当供分配的其他财产,均为破产财产。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管理人应当依法追收所有破产财产并在破产程序中依法管理和处分,公平保护全体债权人利益。基于破产财产的个别清偿行为均为无效。烟台银行在人民法院受理其债务人金属材料公司破产申请后,以本案原审被告交易公司与案外人金属材料公司人格严重混同、人员财产无法区分为由,请求法院判令交易公司以其财产直接偿付金属材料公司所欠其3200万元债务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如烟台银行关于交易公司与金属材料公司人格严重混同的主张成立,则交易公司的财产当属金属材料公司破产财产的一部分,应当由管理人通过实体合并破产等有关制度将其纳入到破产财产中一并管理和处分,而不能仅以此部分破产财产优先满足于个别债权人受偿,否则,将与破产法公平受偿的基本原则相违背。”笔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案例,对破产衍生诉讼中人格否认制度的适用作了较为详细的分析论证,值得参考。

三、债权人维护权益的路径选择

(一)破产企业与法人股东或关联企业存在人格混同

《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三条第三款规定,“管理人不予追收,个别债权人代表全体债权人提起相关诉讼,主张次债务人或者债务人的出资人等向债务人清偿或者返还债务人财产,或者依法申请合并破产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该条规定明确了将人格混同企业导入合并破产的可能性,是破产司法实践的重要积极探索。合并破产是一种通过否认关联企业成员人格独立的方式,以保护债权人公平受偿的救济手段,目的是为了公平偿债。2018年3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对关联企业破产作了详细规定,特别明确了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的适用条件:“人民法院在审理企业破产案件时,应当尊重企业法人人格的独立性,以对关联企业成员的破产原因进行单独判断并适用单个破产程序为基本原则。当关联企业成员之间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时,可例外适用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方式进行审理。”基于此,笔者认为,企业实质合并破产的适用条件包括四个方面:(一)关联主体必须均是企业法人;(二)关联企业成员之间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三)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四)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因此,当破产企业与法人股东或关联企业存在人格高度混同,并且符合其他三个条件时,债权人可以依据《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实质合并破产。从以上规定出发,如个别债权人在破产申请受理前对破产企业的法人股东或关联企业提起人格混同之诉的,应驳回起诉;如个别债权人在破产申请受理后对破产企业的法人股东或关联企业提起人格混同之诉的,应不予受理,并告知其向破产受理法院提起实质合并申请。

(二)破产企业与自然人股东存在人格混同

《企业破产法》并未规定在破产企业与自然人股东存在人格混同时应当如何处理,但司法实践中出现过类似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在(2015)民申字第541号曾小明与合昌国际贸易(深圳)有限公司、古晓辉、成华、戴曙阳、第三人东莞市雷豹电子有限公司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一案作出的民事裁定中,对破产企业的股东为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如何适用公司人格否认制度作了较为详细论证。最高人民法院在本案中认为,鉴于当前我国破产法律制度仅限于规范企业法人的破产程序,尚无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破产制度,调整破产企业的股东与破产企业的法人人格严重混同情形下的关联企业实体合并破产制度,也仅适用于破产企业的股东为企业法人的场合,而不包括破产企业的股东为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的情形。在破产企业的股东为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的情形下,债权人有权依据《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关于“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向破产企业的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股东主张相关权利。在破产企业的股东为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的情形下,即使存在破产企业的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股东与破产企业的人格严重混同的事实,因不可能适用关联企业实体合并破产制度将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股东的财产纳入到破产财产中,并在破产程序中依法对全体债权人公平清偿,因此,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股东的财产在法律属性上并非破产财产,债权人要求自然人等非企业法人股东对破产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不构成破产法下的个别清偿。该案中,在债权人的权益尚无法定的救济渠道时,为避免对债权人保护失衡,最高人民法院对债权人要求自然人股东对破产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持支持态度。但是该种处理方式与《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三)的规定存在一定程度的冲突,在司法实践中应当谨慎适用。

此外,虽然我国目前尚无个人破产制度,但是近年来各地陆续出台形式各样的个人债务清理条例,为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未来立法作出了有益探索。在破产企业与自然人股东存在人格混同时,探索适用个人债务清理条例等类似规定对达到混同标准的自然人股东进行处理值得研究,如该条路径可行,则可以有效改善目前该领域的法律缺位困境,系统处理该类问题。

综上所述,虽然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已经在我国的公司法中得以正式的确立并应用,但是制度建设仍不完善,尤其是在破产法等相关法律领域的适用上,还需要立法部门制定更加系统、完整、切实可行的法律规范,减少在破产程序中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出现的困局。因此,在未来立法中,有必要对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进行细化与完善,注重其与破产法律制度的衔接,发挥该制度在破产领域的应有作用。 

参考文献

[1]吴诗佳:《论破产法中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适用》,载《中国经济论文》2018年第5期。

[2]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人民法院出版社2019年版,第154页。

[3]黄金华:《破产全流程实务操作指引》,中国法治出版社2020年版,第367页。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学术观点、内业新闻——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公众号(qypcyczyjc)!

Copyright ? 2014 By 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26899号-3
电话:0531-88911266       地址:     E_mail:qypcyczyj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