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请登录  注册会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首页 > 典型案例

破产程序中主债权停息对保证人的影响

作者:  发布时间:2020-12-03  浏览量:123 次   来自: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第46条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

一、问题

随着破产案件的增多,破产衍生诉讼也呈日益增长态势。《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第46条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据此,主债务人破产后利息停止计算,其后的利息不计入破产债权,但是否就此也免除了保证人对该部分债务利息的担保责任,也即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是否及于保证人?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点。民法典担保解释(征求意见)明确:停止计息。

二、观点

观点一,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及于保证人。

理由:基于保证责任的从属性,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不能大于主债务的范围。如果保证人的利息计算不停止,而主债务人已经不再负担利息债务,债权人在无权向主债务人主张权利的情况下却有权向保证人请求偿付。因此,债权人所享有的主债权范围为破产债权,那么,作为保证人所承担的保证责任亦应为破产债权。一旦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对于主债务人和保证人而言,都应当停止计息。

观点二,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不及于保证人,保证人应当继续对利息承担保证责任。

理由:《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是法律针对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债务停止计息是破产法的特殊规定,但保证人的责任范围应依据保证合同进行确定。从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角度来看,保证人始终负有全面履行偿还债务的承诺,而主债务人破产本身可能就是保证人所担保的风险。破产法只是解决主债务人破产后,公平清理债权债务的问题,并不能影响到保证人固有责任的承担。

三、案例

对于债务人破产后,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是否及于保证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截然相反的判决。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支持观点一,认为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及于保证人。而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则支持观点二,认为保证人应当继续对《保证合同》确定的利息承担保证责任。

案例一:偃师中岳耐火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分行保证合同纠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豫民终371号】

本院认为:关于中岳公司如何承担保证责任问题。双方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实质是主债务人破产后,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是否及于保证人。就担保的法理和性质而言,担保人并非自己对债权人负担独立的债务,而只是担保主债务人的债务,即仅就主债务人对债权人所负担之债务而向债权人承担担保责任。换言之,担保人承担的担保责任不应大于主债务及其利息等费用的范围。如果要求担保人承担比主债务人更大的责任,则应当有法律的明确规定或当事人之间的特别约定,在无法定依据,本案双方亦未就此作出约定的情况下,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应及于保证人。中岳公司主张即使其应承担保证责任,也应按破产程序确认的债权数额为限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案例二: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河南开元金属制品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豫01民终22136号】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就是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是否及于保证人。本院认为,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主债务人停止计息的效力不应及于保证人。

理由如下:

1、就法律关系而言,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形成的是普通债权债务法律关系,合同相对主体是债权人和债务人。而债权人与保证人之间形成的是担保法律关系,合同相对主体是债权人和保证人。二者法律关系相对独立。《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付利息的债权自破产受理时起停止计息,”该条规定的债权停止计息是针对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债权利息如何止付所作的特别规定。由于保证人并未进入破产程序,故该条规定并非明确债权人与保证人的权利义务范围,保证人对债权人所承担的保证债务,在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缺乏停止计息的法律依据。

2、就立法目的而言,《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意在确认职权数额并推进破产程序的进行,而非侧重于债务人的经济承受能力及保证人利益的保护,保证人不停止计息并未与《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相悖。破产程序对于破产债权的限制,不影响保证人固有责任的承担,保证人仍应按照保证合同的约定承担保证责任,以保障债权的实现。

3、就主从关系而言,债权停止计息是对进入破产程序的主债务人所作的特别规定,而非对保证人所作的特别规定。保证人未进入破产程序,于保证人而言,其担保债权债务虽从属于主债权债务,但担保债权债务并不是破产债权,而是在破产法之外的民商事一般债权。

四、评析

笔者倾向于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也即观点二: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不及于保证人,保证人应当继续对利息承担保证责任。理由如下:

第一,《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停止计息”的规定,仅适用于进入破产程序的主债务人,对保证人并无约束力。《破产法》第46条属于“债权申报”一章,其立法本意应是明确债权人申报破产债权的本息计算标准,便利债权人申报和管理人核查债权,确保全体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公平受偿。破产申请受理后债权停止计息是《破产法》的特殊规定,是对破产债权数额的限制,基于合同产生的担保债权并不受影响。从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角度来看,担保人始终负有全面履行偿还债务的义务,担保责任不随破产债权停止计息而减少。该规定仅适用于主债务人,对保证人并无约束力,也不适用于保证债权。

第二,担保责任范围应为基于担保合同产生的担保债权,不应仅限于破产程序中债权人申报的对主债务人的破产债权。但破产是债权人实现债权的一种方式,《破产法》规定的是债权人可以通过破产程序实现债权的一种方式,而债权消灭应当具备民法、合同法等实体法律规定的条件,因此,《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是破产债权的范围,并不能推导出破产受理之后的利息债权消灭,该债权实质上仍然存在,只不过无法在破产程序中得到保护,故将破产受理之后的利息纳入担保范围并不违反担保的从属性。

第三,保证责任通常不会因为债务人的原因受到影响,相反,保证合同通常会约定债务人破产不能成为保证人的抗辩事由,要求保证人承担合同全部责任恰恰是保证制度的重大意义所在,这也是债权人利益的重要保障措施。

《最高院第二巡回法庭2019年第14次法官会议纪要》指出:主债务人破产,一般保证人的先诉抗辩权受到限制,债权人可以径行向一般保证人主张保证责任。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主债务人破产申请后,附利息的债权停止计息,债权人不能向主债务人主张破产申请受理后所产生的利息,但对于未破产的保证人而言,主债务人破产,保证债权并不停止计息,保证人应承担破产申请受理后所产生的利息,并不得就已承担的该部分利息向主债务人追偿。此外,《九民纪要》第55条指出“担保人承担的担保责任范围不应当大于主债务,是担保从属性的必然要求”,但紧接其后说明“当事人约定的担保责任范围高于主债务、担保责任约定的利息高于主债务利息……等等,均应当认定大于主债务部分的约定无效,从而使担保责任缩减至主债务的范围”也存在当事人约定这一适用前提。在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情况下,保证人按照约定的范围和方式承担保证责任,符合当事人意思自治的法律原则。保证合同可以约定保证人只保证一部分的债务,也可以约定在主债务人破产后,保证人仍须承担债务利息,直至债务全部还清为止。

五、结语

综上,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不及于保证人更符合担保法律制度对债权人保护的立法目的和当事人初衷。截止至今,保证人是否应承担债务人破产后的债务利息在司法实践中仍存不同观点,期盼法律或司法解释早日出台相关规定,避免“同案不同判”。

本文作者:唐昂,郑州大学法律硕士,公司业务部专职律师。

执业专长:公司法律事务、民商事诉讼法律事务、企业破产法律事务。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学术观点、内业新闻——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公众号(qypcyczyjc)!

Copyright ? 2014 By 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26899号-3
电话:0531-88911266       地址:     E_mail:qypcyczyj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