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请登录  注册会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破产清算程序中抵押物保管费用清偿的实务探讨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7-24  浏览量:62 次   来自: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在破产清算案件中,破产财产中的抵押物变现款在偿还担保债权的本息后,往往并无剩余,普通债权人只能从除抵押物以外的破产财产的变现款中获得清偿。 

本文从一个实务案例出发,旨在探讨如何处理清偿抵押物保管费用更为公平合理。进而我们认为保管费用本质为实现抵押权的费用,若无例外约定,均属于抵押权的担保范围,应按照物权法和担保法规定由抵押物变现款承担。 

在选择“保管费用”或“管理费用”的用语上,本文参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企业破产法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破产法解释(一)·破产法解释(二)》一书中对管理费用的内涵定义“担保财产的管理费用包括担保物的变价费用等为实现担保债权而直接、间接发生的种种费用”,但为了避免与管理人报酬混淆,选择了业内更为常见的用语“保管费用”。(参见:奚晓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企业破产法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破产法解释(一)·破产法解释(二)》,第141页,人民法院出版社,2013年出版.) 

债务人甲公司有一批机器设备,其中一部分分别抵押给了三家银行,其余未设立抵押。因甲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机器设备于执行阶段被整体拍卖。经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后,甲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该三家银行与债务人甲公司之间的《抵押合同》的抵押担保范围均约定包括实现抵押权而支付的诉讼费、评估费、拍卖费、律师费以及其他实现债权和担保权利的费用。 

A.全部从除抵押物以外的破产财产的变现款中作破产费用及共益债务支出; 

二、两种处理方式的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由债务人财产随时清偿”;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对破产人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权利人,对该特定财产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这两类权利在破产程序中都享有优先权,但对应的债务人清偿财产范围有所不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以下简称《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三条规定:“债务人已依法设定担保物权的特定财产,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债务人财产。对债务人的特定财产在担保物权消灭或者实现担保物权后的剩余部分,在破产程序中可用以清偿破产费用、共益债务和其他破产债权。”本条文的反面解释即为担保债权未实现或消灭之前,不可用于清偿破产费用、共益债务。 

(二)方式B:抵押物的保管费用从抵押物变现款中支出,优先于有担保主债权本息获得清偿,抵押权人按抵押物变现款金额比例分摊 

根据上述《破产法》及《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的规定,破产财产包括担保财产(亦称“特定财产”),“对债务人的特定财产在担保物权消灭或者实现担保物权后的剩余部分,在破产程序中可用以清偿破产费用、共益债务和其他破产债权。” 

因此,根据《物权法》《担保法》对抵押担保的权利范围的规定,抵押物的保管费用应由抵押物变现款中支出,然后再对抵押物剩余价值进行分配。 

 (一)担保债权的本质和担保范围 

《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三条规定:“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其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担保财产和实现担保物权的费用。” 如破产费用、共益债务中存在“保管担保财产和实现担保物权的费用”,应当从该担保物的变价款中支付。在实践中,可合理延伸为存放、维护、监管某一担保物而支付的破产费用。如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 

(二)担保财产的保管费用及其清偿顺序 

在担保物为管理人占有时,可能会发生专门对担保物的存放、维护、监管等为实现担保债权而直接发生的种种费用。在担保物变现之前,这些费用往往只能先从破产财产中垫付。所以,基于公平原则,在担保物变价之后,首先应支付对担保物的保管费用,剩余的部分再用于清偿担保债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七十四条规定,“抵押物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当事人没有约定的,按下列顺序清偿:(一)实现抵押权的费用;(二)主债权的利息;(三)主债权。”该规定肯定了上述观点,如当事人没有约定,实现抵押权的费用应优先于主债权本息。 

但实践中,实现抵押权会产生除拍卖、变卖、诉讼以外的费用,在执行程序或者破产程序中,抵押权不会马上实现(拍卖、变卖等),经常会因保管抵押物而产生费用。 

因此,不宜将抵押权的实现费用限制于拍卖、变卖、诉讼等费用。因抵押物的存放、维护、监管等直接产生的费用和共益债务,相比由债务人以抵押物以外的破产财产进行清偿,更适合由抵押物变现款承担。 

四、司法实践中支持保管费用由抵押物变现款支出的案例及规范指引 

该案的争议焦点之一为,关于债务人财产所产生的监管费及仓租如何认定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二条第(一)项、第四十一条第(二)项和第四十三条之规定,案涉监管费属于因管理人或者债务人请求对方当事人履行双方均未履行完毕的合同所产生的债务,属于共益债务,案涉仓租属于管理债务人财产的费用,属于破产费用,依法均应由债务人财产随时清偿。管理人按照债权人各自的债权比例由各债权人分摊上述费用,要求各担保债权人在担保物变现款中按比例分摊,符合法律规定。 

该案的争议焦点之一为,关于为实现抵押权而发生的费用是否应从抵押物变现价款及政府补贴款中优先清偿,以及是否影响信达公司享有的优先受偿权数额的问题。 

该法院认为,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七十四条的规定,在抵押物变现所得价款中,实现抵押权的费用要优先于主债务利息及主债务受偿。破产财产是由管理人负责管理的,在担保财产纳入破产财产之后,与之相关便产生了管理人对担保财产发生的管理费用以及相关管理报酬的支付问题。担保财产的管理费用包括担保物的变价费用等为实现担保债权直接、间接发生的种种费用,因此,实现抵押权而发生的费用应先于优先债权受偿。 

该指引第五章“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对本文讨论的保管费用的观点为,担保财产相关的保管费用应优先于担保财产处理: 

以上观点均与我们的理解一致,在清偿担保债权之前,应当用担保财产实现后的金钱清偿相关的保管费用后再清偿担保债权。 

在本案中,我们实际采用了第二种处理方式B,即甲公司财产分为抵押物及非抵押物,保管费用分为抵押物保管费用及非抵押物保管费用,抵押物的保管费用从抵押物变现款中支出,优先于有担保主债权本息获得清偿。抵押权人按抵押物变现款金额比例分摊,其余非抵押物保管费用则列为破产费用或共益债务。 

在破产程序中,如果要求除抵押物以外的破产财产承担抵押物的保管费用,相当于扩大了抵押担保约定的担保范围,从而将抵押物以外的财产纳入到担保范围,等于要求普通债权人承担额外的债务,而实际受益的抵押权人无需承担,违背了公平原则。因此,我们认为抵押物的保管费用从抵押物变现价款中支出,在符合法律规定的基础上,更为公平合理。本案的破产财产分配方案已取得各抵押权人的同意,并在债权人会议获得表决通过。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学术观点、内业新闻——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公众号(qypcyczyjc)!

Copyright ? 2014 By 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26899号-3
电话:0531-88911266       地址:     E_mail:qypcyczyj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