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请登录  注册会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观点|浅谈管理人财产处分权对有财产担保债权的限制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4-16  浏览量:389 次   来自: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摘要:从破产程序开始之初,被法院指定的管理人就当然享有对破产财产乃至担保财产的处分权限。而在整个破产程序中,担保财产在管理人的支配下极有可能造成价值的损耗,严重者将会导致对担保财产造成侵害,从而损害了有财产担保债权人的权益。合理的法治秩序应当是有损害就有救济赔偿,因此为了充分保护有财产担保债权人的利益,限制管理人对担保财产的处分权限是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破产立法中的应有之义。

关键词:破产管理人;处分权;担保债权

一、 问题的提出——以国强水泥厂破产清算案为例

(1) 案情介绍

湛江国强水泥(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强水泥厂)破产清算案[1]:

2005年7月19日,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民事裁定书宣告国强水泥厂有限公司破产还债。2005年12月8日,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确认了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以下简称信达广东分公司)申报的抵押债权,该笔债权用以抵押的财产为国强水泥厂土地使用权,且债权人表决通过了对破产财产整体拍卖的变价方案。

2007年12月29日,湛江市土地储备管理中心与清算小组签订《回收土地使用权协议书》,约定由储备中心收回国强水泥厂包括涉案担保财产在内的土地使用权,回收补偿费用于国强公司破产案件中的职工安置。

2012年3月23日,郭明通过公开拍卖方式拍得信达广东分公司对国强水泥厂的上述债权。郭明认为清算小组与储备中心签订的《回收土地使用权协议书》侵害了其作为抵押债权人的利益,于2012年6月15日起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储备中心与清算小组于2007年12月29日签订的《回收土地使用权协议书》无效。

(2)案例反思

根据我国《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一款规定,变价处分破产财产应当通过拍卖,如果其他形式变价处分必须经过债权人会议通过。本案中,清算小组即破产管理人擅自通过与储备中心签订《回收土地使用权协议书》,是不当处分担保财产的行为,既未按照原来的拍卖方案,也未就此次非拍卖的变价方式再次进行债权人会议表决。其行为实质是对债权人会议形成拍卖变价方案的实质性变更,且回收价格远远低于债权人会议表决的最低价格范围。该行为不仅是违反我国破产立法中的程序性规定,更是严重侵害债权人利益。

上述案件尽管法院最后判决支持了郭明的诉讼请求,认定该回收协议无效,但是土地回收款已经用于安置破产企业的职工,且回收价值大大低于原有担保物价值,郭明的利益已经遭受实际侵害且不易补偿。由此看来,我国对破产管理人对担保财产乃至破产财产处分权限制远远不足,不应只在其他具体程序(例如债权人会议制度)规定中有所涉及,还应另外规定限制管理人处分权的原则、标准以及有财产担保债权人的救济方式。

二、 立法现状

在我国,破产管理人管理和处分担保财产首先要遵循的是《破产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债权人会议通过的债务人财产管理、变价和分配方案。其次,我国《破产法》第六十九条以及六十八条规定,管理人处分有重大影响的包括担保财产在内的破产财产还需要报告债权人委员会(债权人委员会尚未成立的应当报告法院),债权人委员会有权要求管理人解释说明,说明后仍有争议的双方都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作出决定。法律赋予了债权人委员会的监督权,但并未赋予其批准权利。第三,管理人对担保物的处分较为具体的规定还包括了对担保物取回权制度,即我国《破产法》第三十七条规定,清偿债务或者替代担保都是管理人可以取回担保物的方式。就担保物取回权制度而言,我国立法规定取回权行使的条件包括清偿债务或替代担保,但是并未细分担保种类。一方面,抵押权的成立不需要转移标的物,而质押、留置却不同,失去对标的物的占有都会导致二者权利的丧失。设定质权、留置权时,担保财产的占有已经转移至担保债权人,可想而知这一类担保财产并非都是债务人企业经营必须,因此不考虑其他债务人经营条件直接取回担保财产的规定是不合理的。另一方面,清偿债务毋庸置疑是最直接且公平的条件,但是替代担保这一条件是否合适则有待考量。尽管立法规定了替代担保的条件是“其为债务人所接受”,但该标准未免太过抽象,判断时会掺杂较多主观因素,对担保物的取回无益。因此,立法应该更为慎重考虑质押与留置方式下,管理人通过提供替代担保时如何进一步保障有财产担保债权人的权利。

另外,我国《破产法》并未明确规定限制管理人使用和处置担保财产,也未针对管理人擅自不当处置担保财产侵害有财产担保债权后,债权人的救济途径作出规定。尽管我国《破产法》第七十五条规定内容暂停行使制度下担保权人的救济途径为申请法院恢复其行使变现权,且此项规定也可涵盖管理人处分担保财产不当造成担保物严重贬值的情况下有财产担保债权人的救济,但并不具有针对性,并且因此救济不全面,即仅能请求恢复行使权利,而非请求侵害人赔偿损失。

三、 域外法借鉴

1. 德国

相较于其他国家制度,德国破产法更为倾向保护有财产担保债权人。尽管如此,德国破产法也为“支付不能管理人”设置了担保财产处分权。但是该法又根据担保物是否为不动产而不同,即根据《德国支付不能法》第165与166条规定,管理人强制处分不动产担保物必须经由法院许可,而对已经占有的动产担保物则可以直接变价处理。此外,《德国支付不能法》第173条表述:尽管管理人对某些其占有的动产不能直接变价,仍享有干预担保债权人行使变现权的时间,若在规定时间内有财产担保债权人未依法行使,变价的权利归于管理人所有。[2]

2. 法国

与德国破产法相反,法国破产法更为倾向保障所有债权人与社会公平利益。《法国商法典》第六卷之困境企业中第622-16条[3]规定,管理人对变价处分担保财产不受限制,但出售所得价款应当存入银行。第622-21条[4]规定了管理人对质押、留置财产的取回权,并不需要特别请示法院批准。而如果在清算判决作出6个月后,仍未取回的,管理人若需要变卖前述财产必须请示特派法官批准。无论质权人的债权是否被认可,该债权人均可于变卖前请求分配。经过审查若债权不成立的,债权人应当返还分配的财产或者同等价值的金额。管理人变卖财产后,留置权并不因为转移占有而消灭,而是留置权人的留置权保留在变卖款项上。

3. 美国

美国破产立法对管理人支配担保财产亦有相关制度规定。依据《美国法典》第11编第三章第四节第363条规定[5],针对担保财产的处分权,该法根据管理人处分财产的不同目的分为三种情形。第一种,规定管理人为了破产程序中正常业务的开展而处分担保财产,则可以不经过(向债务人)发出通知和听证。第二种,如果管理人不是为了破产程序中正常业务开展而处分担保财产,则通知和听证为必不可少的程序。第三种,是假设管理人处于恶意,不顾及有财产担保债权人的利益而处分担保财产,则根据担保财产变价价格是否高于担保物上设有的担保权益价值,若高于即有利于债权人则处置行为不受约束;若低于即有损债权人利益,则只有在法院决定管理人支付有财产担保债权人补偿费用的同时,管理人才可以不受约束地处置担保财产。

四、 完善建议

根据前文所述,为了破产程序的顺利进行,进一步保护有财产担保债权人的利益。本文结合我国基本情况以及借鉴域外制度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管理人对担保财产的处分首先应考虑该项处置行为是否为破产程序所必须。所以本文建议管理人处分对破产有重大影响的担保财产(债权人会议通过的财产管理、变价与分配方案所涉财产处分之外),且处置该项财产的价值低于担保物上设有担保利益的价值时,应当得到债务人委员会或法院的批准。即债权人委员会与法院的权力不应当仅仅为我国现有《破产法》第六十八、六十九条所述的管理监督权,还应当包括同意批准权。

第二,赋予有财产担保债权人参加担保物竞拍的权利。我国可以借鉴美国《破产法》第363条对担保债权人的一项救济机制,即在法院无其他禁止性裁定的情况下,担保财产的出售应当告知债权人可以参与竞拍,若最终由该担保债权人拍下担保物,其只需将享有的破产担保债权额抵消该担保物竞拍价的部分额度或者全额。同时该法规定,若出现有财产担保权人竞拍价格远低于财产价值,管理人可以拒绝成交,法院也可以判决其承担惩罚性赔偿。

第三,具体到管理人对担保物取回权制度规定,通过替代担保方式取回担保物的应当注意根据担保物性质的不同限制取回担保物的范围并具体细化取回担保物的条件。替代担保取回方式下“为债权人接受”条件过于主观,不利于保障债权人的权利。本文建议,除了“债权人同意”的主观条件外,还应从客观上衡量替代担保物的价值是否与原有担保物当时的市场价值对等。具体而言,可由双方共同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鉴定,若不能形成统一意见,可请求法院指定评估机构鉴定。

第四,规定有财产担保债权人实际可行的救济途径。本文认为,除了我国《破产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救济方式外,我国可借鉴英国《破产法》第27条[6]规定,破产重整期间,管理人管理行为(包括担保财产的处分)不合理并损害了债权人利益的,可以申请法院下达救济令,该救济令可以是法院认为合适的任何命令。即我国立法可以另涉条款规定,有财产担保债权人认为管理人对担保财产的处分行为严重损害其利益的,可以向法院提起救济申请或诉讼,请求法院责令或判决管理人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

参考文献:

[1] 该案来源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粤高法民二破终字第15号  案件民事判决书。

[2] 杜景林、卢谌译:《德国支付不能法》,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年11月版。

[3]李萍译:“法国商法典第六卷·困境企业”,李飞主编:《当代外国破产法》,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6年版。

[4]李萍译:“法国商法典第六卷·困境企业”,李飞主编:《当代外国破产法》,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6年版。

[5] 李飞主编:《当代外国破产法》,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6年版,第505-511页。

[6]昌业译:《英国破产法》,北京:法制出版社,2003年12月版。

[7] 徐阳光:“破产法视野中的担保物权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7年第2期。

[8] 王欣新: “论破产程序中担保债权的行使与保障”,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 2017年第3期。

[9] 杨姝玲:“论破产重整中对有财产担保债权的限制与保护”,《河北法学》。

[10] 陈政:“放权与控权:破产管理人破产财产处分权的合理配置”,《河北法学》,2014年第5期。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学术观点、内业新闻——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公众号(qypcyczyjc)!

Copyright ? 2014 By 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26899号-3
电话:0531-88911266       地址:     E_mail:qypcyczyj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