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请登录  注册会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论破产中侵权请求权优先权

作者:成栋  发布时间:2017-07-03  浏览量:3921 次   来自:《法制与社会》

  摘要:三鹿事件以后,因大规模侵权而导致企业破产案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对于在破产程序中被侵权人的权益是否能够得到保障以及如何得到保障,成了一个急需解决的难题。本文认为在企业破产中应当引入优先权概念,这样能够更好的解决因为别除权及破产顺位问题致使侵权请求权得不到满足的情况。 

  关键词:优先权 侵权请求权优先权 破产法   

  一、优先权的概念及沿革 

  优先权又称先取特权,谢怀?先生认为“优先权是指特定的债权人依据法律的规定而享有的就债务人的总财产或特定财产优先于其他债权人而清偿的权利。”郑玉波先生认为“物权的优先权,其基本涵义是指权利效力的强弱,即同一标的物上有数个利益相互矛盾、冲突的权利并存时,具有较强效力的权利排斥或先于具有较弱效力的权利的实现。”崔建远先生认为“优先权是指特定债权人基于法律的直接规定而享有的就债务人的总财产或特定动产、不动产的价值优先受偿的权利。”王利明先生认为“优先权是指由法律直接规定的特种债权的债权人享有的优先受偿的权利。依法律规定就债务人的全部财产优先受偿的优先权为一般优先权;就特定财产优先受偿的优先权为特别优先权。” 

  优先权制度起源于罗马法,在大陆法系国家均有规定。《德国民法典》亦对优先权问题赋予了特定债权以特殊效力,即此特定形式债权打破债权平等原则,可以优先于其他债权受偿。但是并未将优先权独立为一种单独的担保物权。《法国民法典》则将优先权从特殊债权中独立为一种单独的担保物权。《日本民法典》亦在第二编第八章第303条至第341条对于优先权做了特别的规定。 

  我国已经在各现行法中将优先权规定为法定担保物权。分别在《海商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及第二十五条、《民用航空法》第十九条、《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四十五条以及《合同法》中都有优先权的相关规定。 

  二、债权请求权优先权的概念 

  我国《侵权法责任法》第四条第二款规定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侵权人的财产不足以支付的,先承担侵权责任。侵权请求权优先权乃指被侵权人请求侵权人就其造成之损害以其总财产对被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而此请求权优先于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而优先受偿。侵权请求权担保的范围为:损害赔偿金、损害赔偿金迟延给付的利息、保全和实现优先权所支付的费用。损害赔偿金应当包括财产损害赔偿金同人身损害赔偿金,亦应当囊括救济性损害赔偿金同惩罚性赔偿金,还应当保护精神损害赔偿之实现。关于损害赔偿金迟延给付的利息应当在判决损害赔偿金后超过给付期限才能纳入优先保护之行列。关于保全和实现优先权的费用应当包含救济损害而支出的费用,亦包括保全、实现优先权而支出的费用,应当包括律师费。 

  从《侵权责任发》第四条第二款规定来看,侵权请求权优先权对抗的是同一侵权人同时应当承担的缴纳行政罚款和刑事罚金等财产性责任。杨立新先生认为,侵权请求权优先权不得优先于普通债权,侵权人不能主张优先权以排斥其他债权人主张债权的效力。笔者认为,不宜将侵权请求权优先权做限制性规定,企业破产清算过程也应引入侵权请求权优先权。 

  三、确立企业破产清算中侵权请求权优先权的原因 

  纵观三鹿的整个事件,都是依托政府出面主动承担的前提得以解决,而政府所能解决的只是个案并不能达到法律规定所达到的定纷止争的作用。三鹿事件造成如此广泛的严重产品侵权,致使产生了极大的社会负面影响。如果政府一旦缺席,那么产品的大规模侵权势必会因为在企业破产清算过程中,当别除了担保物权后,侵权请求权只能与普通债权请求权一同至于顺位末位争夺寥寥无几的赔偿实现可能性。确立侵权请求权优先权依据就在于,如果侵权请求权如得不到优先受偿,不仅会损害受害人的经济利益,而且必然影响到其健康权甚至生命权等人身权利。我国确立破产侵权请求权优先权,不仅符合社会的公平正义标准,而且符合人权高于债权的一般法理。笔者认为,侵权请求权优先受偿具备以下理由:首先,“侵权责任法是救济法,是在权利和法益受到侵害的情况下提供救济的法,它是通过提供救济的方法来保障私权的。它调整在权利被侵害后形成的扭曲的社会关系,对受损的权利人提供补救。”《侵权责任法》本应当保护最需得到法律资源救济的弱者。因此《侵权责任法》理所应当为破产案件中因产品遭受侵权的被侵权人提供救济方式。其次,由于遭受产品侵权的被侵权人无法得到诸如商业保险等其他救济方式的社会救济的救济,从利益衡量的角度看,需要对于这方面的利益进行填补,而在《侵权责任法》立法以及实践过程中进行填补是最为恰当的以及便捷的方式。观察三鹿事件,我们发现通常产品侵权会导致被侵害人的生存生活的权益受到严重影响,其基于侵权请求权而主张的损害赔偿对其而言至关重要,具有极强的紧迫性。因此,如果与其他债权人平等受偿,就会动摇其生存基础,这将直接损害他们的人身权利,甚至会危害社会稳定。从罗尔斯最大程度改变社会最不利者的正义理论出发,从现代社会保护弱者的法律思想和法律发展趋势出发,应该赋予人身损害赔偿债权优先受偿效力。另一方面赋予破产侵权请求权优先权有助于企业将侵权风险内化于生产成本中,这样可以减少企业产品侵权事件。在企业破产过程中,企业财产清偿担保债权和各种优先债权后所剩无几,由企业实施侵权损害的被侵权人根本得不到清偿,这是对被侵权人极为不公平的,债务人和其他债权人也始无动力促企业生产经营以尽量避免侵权事件发生。倘若赋予了侵权损害赔偿优先受偿的地位,会增加企业重整的成本,企业在此压力下会改进生产经营,将将来侵权之风险内化到生产成本中,加强企业生产与管理,这样可以从根本上遏制并有效的减少企业产品大范围侵权损害赔偿事件发生。 

  四、我国企业清算侵权请求权优先权的构建 

  我国《破产法》规定,破产分配顺位分为三个级次:第一顺位为破产债务人所欠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第二顺位为破产债务人所欠税款;第三顺位为破产债权。第一顺位和第二顺位请求权,相对于破产债权而言,为优先顺位请求权。日本破产法规定的债权受偿顺位是:第一顺位是优先破产债权,主要指对破产财团持有的一般先取特权和其他一般的优先权的债权;第二顺位是一般的破产债权;第三顺位为劣后债权。美国破产法规定了五个顺位,其中第一顺位中又细分了七种优先权。 

  各国大多都规定了一部分的优先权,但是似乎都未涉及侵权请求权优先权,我国规定的破产分配顺位,将抵押权权别除于破产财产以外,将职工工资、劳动保险费用和税款作为优先于一般债权先于清算的债权。换言之我国《破产法》将其二者作为优先权来对待。物权需要法律明确规定,作为担保物权,优先权也必须由法律明确规定。关于税收可以找到法律明确规定,我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45条第一款即做了规定,其可以优于抵押权等担保物权。然而此规定是违背国家不与民争利的私权优先原则的。笔者认为,侵权请求权优先权应当优先于税收优先权。关于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始未找到优先权依据,仅在《海商法》可以找到船长、船员和在船上工作的其他在编人员工资和社会保险优先权的规定,因为具有特殊性,故不视为普遍意义上对于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优先权的规定。但是事实上将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作为优先于法定优先权税收优先权优先清偿,乃基于社会公平正义之考量。笔者认为,侵权请求权多为人身伤害的损害赔偿,其较于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具备紧迫性,如果不及时赔偿,会造成人最基本之权益的剥夺,应当优先于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受偿。确立企业破产侵权请求权大多基于人身伤害损害赔偿,损害结果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对于这类请求权的紧迫性应当予以优先于职工工资及保险费用优先受偿。 

  其次,需要比较的是债权请求权优先权同别除权之间的受偿先后问题。法律应当始终秉持优先救济最需要得到救济的人的准则。而通常情况下,企业破产案件中别除权将使得普通债权之实现化为泡影,因为别除权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破产财产的多寡。笔者认为,应当将人身伤害侵权请求权放于别除之其他担保物权之前,而对于其他类型侵权请求权同其他担保物权一同进行别除。这样不仅能够很好的保护人身被侵权人得到及时的救济,也不至于使得别除权的制度设立成为一种摆设。 

  最后需要谈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将破产案件中的侵权请求权优先权合理的放入立法与实践中。有学者认为,人身侵权损害赔偿的优先受偿问题,应当由破产法调整比较合理。另一些学者认为,应当在民法等实体法中对此优先权做具体规定,破产法仅仅是清偿债务的一种执行程序,是债权的实现程序,本身并不创设新的实体权利,所以此类优先权应当在实体法中得以明确。笔者认为,对于此类优先权的立法体例安排,不仅要考虑人身损害赔偿制度本身的问题,还应考虑我国现行民法立法现状。如上所述,事实上我国民事法律在《物权法》、《侵权责任法》中都未涉及到此类优先权。因为优先权为法定担保物权,而担保物权采用罗列方式,所以很难通过司法解释的方式将此类优先权加入。笔者认为侵权请求权优先权的确立切实可行的方法乃对法律之修改。笔者认为对于《侵权责任法》及《破产法》修改比较合适。对于有些学者认为对于应当将优先权制度做制度化构建全部放入《物权法》,笔者认为不合适。当然物权性质的优先权应当放入《物权法》,但是对于具有债权性质的优先权而言,放入其他单行法律比较合适。破产案件中的侵权请求权优先权应当在《侵权责任法》及《破产法》中进行双重规定,从实体到程序明确此类优先权的使用。 

  侵权请求权担保的范围为:损害赔偿金、损害赔偿金迟延给付的利息、保全和实现优先权所支付的费用。笔者认为,在设计此类优先权的赔偿范围时,需要考虑该制度的必要性问题。因为此类优先权的优先效力的赋予在于其需要保障紧迫性的救济得以实现。如果失去了紧迫性,那么其优先效力就无从谈起。其价值依据在于为了保障人权的社会整体秩序得以维护,而不得不对普通债权人的债权实现的个别秩序做出限制。由于法律对整体秩序的直接保护要以破坏个别秩序为代价,因此法律做出这种价值选择时必须要慎重。笔者认为,就维护生命健康权最基本的需要观之,给予以恢复身体原状为目的的医疗费用以优先权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除此以外不宜扩大此类优先权的请求范围。    

  注释: 

  谢怀?.外国民商法精要.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158页. 

  郑玉波.民商法问题研究(一).三民书局.1991年版.第618页. 

  崔建远.我国物权法应选取的结构原则.法制与社会发展.1995(3). 

  王利明.中国物权法草案建议稿及说明.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年版.第134页. 

  沈达明.法国?德国担保法.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2页. 

  渠涛译.最新日本民法.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65-72页. 

  杨立新.论侵权请求权的优先权保障.法学家.2002(2). 

  王利明.我国侵权责任法的体系构建:以救济法为中心的思考.中国法学.2008(4). 

  [日]伊藤真著.刘荣军等译.破产法.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5年版.第103页.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学术观点、内业新闻——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公众号(qypcyczyjc)!

Copyright ? 2014 By 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26899号-3
电话:0531-88911266       地址:     E_mail:qypcyczyj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