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请登录  注册会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李遵礼:破产债权清偿后仍有剩余应先清偿停止计付的利息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3  浏览量:69 次   来自: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破产债权清偿后仍有剩余应先清偿停止计付的利息

文/西南政法大学 李遵礼

【裁判要旨】

公司破产财产变现后价值大于债权人债权总额,破产债权全部清偿后仍有剩余财产的,应先清偿债权人在破产受理后停止计付的利息,而非直接退还给公司股东。

【案号】

一审:(2014)沙法民破字第3号

【案情】

申请人:重庆西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奥公司)破产管理人。

债务人西奥公司系由重庆市沙坪坝区体育投资有限公司全资设立的子公司,国有参股。因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呈持续状态,明显缺乏清偿能力,2014年3月28日沙坪坝区法院裁定受理房屋征收中心申请西奥公司破产清算一案。经竞争选任,指定重庆海川资产清算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川公司)为西奥公司管理人。根据管理人海川公司申请,沙坪坝区法院于2015年11月25日裁定宣告西奥公司破产还债,并批准了财产变价方案、财产管理方案。经管理人核查,西奥公司主要财产为银行存款约3011万元和其所有的沙坪坝组团双碑D5-1-2/03号宗地土地使用权(购进价值为2.2亿余元)。后管理人海川公司依照变价方案依法对西奥公司相关财产进行拍卖变现,其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在建工程经依法拍卖变现金额约为5.43亿元。

管理人海川公司于2018年4月9日制作破产财产分配方案提交债权人会议讨论,债权人过半数且所代表的无担保债权总数过半数表决通过了该方案。方案主要内容为:债务人西奥公司经调整后应当清偿的普通债权总额约为4.44亿元。因房地产市场价格上涨,其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在建工程拍卖实现价值为5.43亿元,扣除应缴纳的税费、拍卖佣金共计约1亿元,支付管理人报酬约511万元,诉讼费用20万元,共益债务和日常支出等费用约182万元,并将争议的职工劳动债权、昆德律师事务所涉及的债权计入普通债权总额提存后,加上西奥公司原账户资金约3011万元、管理人退回的预存电费、账户利息收入,西奥公司剩余可分配财产金额为4.61亿元,偿债率可达到100%。偿债完毕后,剩余财产约1706万元。

破产财产分配方案第六条“特别说明”中第(四)项载明:“因本案债权人所享有的破产债权已经全部清偿,本次分配后的剩余破产财产在清偿西奥公司可能存在的惩罚性债权、欠缴的土地使用税及滞纳金、应交的所得税等税费后,余款依法退还西奥公司股东。”对该条涉及的剩余财产的分配,债权人华夏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向沙坪坝区法院提出异议,认为该项剩余财产分配方案违反公平原则,应当将剩余财产先行支付债权利息损失。

【审判】

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第一百零七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时对债务人享有的债权称为破产债权。”由此可见,停止计付的利息,不属于破产债权,不能作为破产债权参与分配。但是,破产申请受理后停止计付的利息虽不属于破产债权,仍属于破产企业应当偿付的债务。在清偿全部破产债权后,破产企业仍有剩余财产时,应优先清偿债权人停止计息的利息损失,而非直接退回给公司股东,只有在清偿停止计息的利息损失后还有剩余,才退回给公司股东。沙坪坝区法院依照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三款之规定,于2018年5月29日裁定:一、对重庆西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第三次债权人会议通过的西奥公司破产案破产财产分配方案中第六条“特别说明”中第(四)项载明的相关内容及分配方案中涉及重庆昆德律师事务所债权的分配内容本次分配不予认可;二、由西奥公司破产管理人重新制作剩余破产财产及昆德律师事务所破产债权的分配方案;三、对西奥公司第三次债权人会议通过的西奥公司破产案破产财产分配方案中除本裁定第一项内容之外的其余分配内容予以认可。

【评析】

公司破产案件中,大部分情况是资不抵债,破产财产变价后无法全部清偿公司债务。但是在一些破产案件中,由于地产房屋溢价等原因,破产财产变现后价值大于债权人债权总额,破产债权在全部清偿完毕后仍有部分剩余财产。对于破产债权全部清偿完毕后的剩余财产,是先清偿债权人在破产清算案件受理后债权停止计息所遭受的损失,还是直接退还给公司股东,我国企业破产法尚无明确规定,国内亦无案例可循。本案在审理中形成的“破产债权全部清偿后仍有剩余财产的,应先清偿债权人在破产清算受理后停止计付的利息,而非直接退还给公司股东”裁判规则,为此类案件的处理提供了借鉴。

一、“债权破产止息”规则的设计理由

按照我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之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此条关于“债权破产止息”的规则,最早可追溯至清朝破产律,之后在每次破产立法中得到体现,成为我国破产法的重要规则。清朝破产律是从西方法律移植而来,沿袭日本法律,借鉴德国法。1877年2月10日生效的德国旧破产法第63条第1款规定:“债权人不得主张破产程序开始后对利息的债权”。日本现行破产法第97条和第99条规定:“破产清算程序开始之后的利息请求权”是“劣后的破产清算债权”。[①]一脉传承的破产债权自破产受理时停止计息的规则设计理由主要基于程序效率、平等债权等因素的考虑。首先,破产申请受理后停止计算利息,可以使债权数额在破产程序启动的时候处于确定状态,由此在破产程序中债权人会议决议票数和债权份额等也得以固定,破产程序得以有效顺利进行。若利息不停止计算,各债权人数额和破产债权总额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破产分配方案就无法确定和表决,破产程序的进行将受到影响。其次,是考虑到对债权人平等债权地位的维护。公平是破产程序维护的重要程序价值,应当贯穿破产程序始终。破产债权之债产生的原因、债权性质等各有不同,但是不同的债权均应得到平等的对待。就利息计算而言,不同债权人的附利息计算方式存在差异,破产受理后继续不统一计算利息会造成债权人债权计算的不公平,因此,集体清偿的破产程序启动后应全部停止计息,从而维护债权人的平等地位。由此可见,破产债权在受理后的利息是基于效率与公平的现实考量,由法律直接作出停止计息的规定,以便破产程序得以进行。

二、破产受理后停止计付利息的法律性质

我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第一百零七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时对债务人享有的债权称为破产债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61条规定:“下列债权不属于破产债权……(3)破产申请受理后的债务利息……”。从上述破产法相关条文规定可以看出,破产受理后的利息债权不属于破产债权,无法纳入破产程序中进行分配,获得清偿。但是,破产受理后停止计付的利息仍属于破产企业应当偿付的一般合法债务,在法理上称之为劣后债权。首先,从法律规定上看,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关于“债权破产止息”的规定目的在于规定申报破产债权的规则,而不是否定利息的债权合法性质。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管理人应当自从破产程序终结之日起十日内,持人民法院终结破产程序的裁定,向破产人的原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即办理注销登记手续前,破产企业仍然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对破产债权全部清偿后的剩余财产以及对经破产程序清偿后剩余的债务,破产企业仍享有权利,承担义务。其次,从利息之债的本来性质上看,法定利息或约定利息是利息之债产生的原因,属于法律保护的合法债权债务。经济学认为,利息是使用资本之代价或者租用货币之租金,“利息不过是为了享用有价值的物品而必须支付的价格或租金”。[②]罗马法《查士丁尼法典》规定,一切债务以应给付的物清偿或经债权人同意以他物代为清偿。这句话道出了债务应获清偿的亘古道理。破产受理后利息停止计算是考虑确保破产程序有效顺利进行,维护债权人公平地位而由法律直接规定,但相关法律并未否定其合法债权债务的性质,更没有免除破产程序启动后的利息之债。再次,破产受理后的利息在理论上属于劣后债权。当今两大法系破产法中,破产分配顺位一般为优先债权、普通债权和劣后债权三个层次。劣后债权是指根据当事人约定或法律规定,在分配顺位上居于优先债权和普通债权之后,只有在破产财产清偿优先债权和普通债权后仍有剩余时,才能获得清偿的债权,这在英美法上称为“次级债权”,而在大陆法中多称“劣后债权”。[③]劣后债权一般包括:(1)债权人因参加破产程序而支出的费用;(2)破产申请受理后的利息;(3)因破产申请受理后的债务不履行行为而产生的违约金;(4)破产程序开始后逾期未申报的债权:(5)超过诉讼时效的债权;(6)破产申请受理后产生的罚金、罚款、滞纳金等。[④]破产受理后的利息即属于劣后债权,位列优先债权和普通债权之后,当有剩余财产时进行清偿。

三、停止计付的利息作为劣后债权优先于股东权利

我国企业破产法对破产债权全部清偿完毕后剩余财产是否应当清偿破产受理后停止计付的利息没有法律规定,导致实践中对剩余财产是退还给公司股东还是先清偿停止计付的利息出现争议。我国企业破产法继受传统破产法的做法,更多关注简单经济环境下资不抵债的情形,在一般资不抵债申请破产情形下,连破产债权都无法清偿,更不存在剩余财产,因此几乎没有关注劣后债权的清偿。然而,在现代复杂经济环境背景之下,地产、房屋、股权等资产升值空间较大,价值波动较大,破产债权得以全部清偿后尚有剩余的情形完全可能存在。在这种经济环境下,一概否认债权人在破产受理后的利息请求权并不合理,以企业拯救为导向的现代破产法改变了传统破产法资不抵债的制度前提假设。从前述可知,破产受理后停止计付的利息属于破产企业应当清偿的一般债务,劣后于破产债权。当破产债权全部清偿完毕后还有剩余财产时,应当优先于股东权利进行清偿,而非直接退还给股东。

另外,从法律规定上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公司财产分别支付清算费用、职工的工资、社会保险费用和法定补偿金,缴纳所欠税款,清偿公司债务后的剩余财产,有限责任公司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分配,股份有限公司按照股东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该规定明确了公司债务与股东分配权益在清偿时的顺位关系,未纳入破产程序清偿的对外债务应优先于股东分配权益的清偿。同时,破产申请受理后停止计付的利息债权清偿,企业破产法及公司法等法律均未规定,但鉴于该债务的清偿与破产清算在具体操作上具有相似性,基于公平及效率的考虑,破产申请受理后停止计付的利息债权可参照破产清算程序进行清偿。

(案例刊登于《人民司法》2019年第29期)


[①]贺丹:“企业拯救导向下债权破产止息规则的检讨”,载《法学》2017年第5期。

[②]【法】让·巴蒂斯特·萨伊:《政治经济学概论》,赵康英等译,华夏出版社2014年版,第319页。

[③]李曙光、贺丹:“破产法立法若干重大问题的国际比较”,载《政法论坛》2004年第5期。

[④]范健主编:《商法》,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第412页。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学术观点、内业新闻——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公众号(qypcyczyjc)!

Copyright ? 2014 By 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26899号-3
电话:0531-88911266       地址:     E_mail:qypcyczyj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