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请登录  注册会员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第十一届东亚破产重组论坛在青岛召开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0-30  浏览量:782 次   来自: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2019年10月26日上午,第11届东亚破产重组论坛在青岛召开,本届论坛由中国法学会银行法学研究会和山东省法学会共同主办,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企业权益保护中心和山东省法学会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承办,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协办。来自中、日、韩三国的430名专家学者及实务界代表参加了此次论坛。

 

本届论坛以“破产法治与营商环境”为主题,旨在研究东亚破产领域所面临的相关问题,相互借鉴有益的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进一步推进东亚破产文化的融合、东亚破产法治和营商环境的优化,应对经济发展新常态。本届论坛设置了中日韩三国法官交流环节,分享各自国家在破产领域的经验。

 

【开幕式】

 

 

开幕式由山东省法学会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会长刘平主持。出席开幕式的嘉宾有:中国法学会副会长甘藏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山东省法学会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名誉会长周玉华,山东省法学会党组成员、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任伟,中国银行法学会会长、东亚破产重组协会中方会长、教授王卫国,北京破产法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欣新,首尔高等法院部长法官金炯枓,安德森?毛利?友常法律事務所高级合伙人上田裕康,山东省青岛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陈金国。

 

 

青岛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陈金国先生发表开幕致辞,陈书记代表青岛市委政法委对各位领导、嘉宾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陈书记表示,为落实总书记视察青岛时做出的“办好一次会,搞活一座城”、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重要指示,山东省委要求将青岛打造成山东面向世界开放发展的桥头堡,提出了“学深圳、赶深圳”,市场化、法治化、专业化、国际化的要求,这也是打造营商环境的最核心问题。陈书记指出,深化破产制度改革,寻求法治与市场的和谐互助是其唯一的出路,也是呼应“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理念的必然选择。在过去的几年中,青岛法院受理了数十起企业破产案件,通过破产程序使部分“三高两低”企业有序退出市场;通过重整让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危困企业再度重生,比如去年重整成功的青岛造船厂重整案,达到了化解不良资产、产业升级和职工权益维护等多赢的效果。青岛也将以此次论坛为契机,加大研究,继续加强国内外经济、法治交流,搞活青岛这座城。

 

 

山东省法学会党组成员、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任伟代表山东法学会发表致辞。任会长首先向与会嘉宾介绍了山东省和山东省法学会的基本情况。任会长表示,近年来山东法学法律界与日本、韩国法学法律界交流日趋深入,本次论坛的举办,也为展示山东法学法律界的丰硕成果,扩大与日本、韩国的交流合作提供了很好的互动机会。任会长对中国法学会银行法学研究会、中国贸促会企业权益保护中心、石油大学华东校区等单位对本次论坛的大力支持和精心筹备表示了感谢,并预祝本届论坛圆满成功。

 

 

甘藏春会长代表中国法学会对本次论坛的举办表示热烈祝贺,并向出席论坛的各国专家学者、实务工作者表示诚挚的问候。甘会长针对本届论坛的主题“破产法治与营商环境”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并代表中国法学会,就我国的破产法治建设提出了四方面的建议。

 

甘会长指出,一是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保破产法治研究始终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二是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的重要论述,通过破产法治研究,着力优化营商环境建设;三是围绕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为国家破产重组立法、执法、司法活动提供理论支撑,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破产重组法治体系;四是要聚焦突出问题,增强研究的针对性、实效性,加强东亚区域交流。

 

甘会长表示,破产法作为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律制度,具有特别的诉讼法、特别的债法、特别的商事组织法和特别的社会法的属性,涉及面广、法律关系复杂。要看到中国在破产方面的特殊问题,形成中国的破产方案。做好破产工作,必须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统筹思维、法治化思路。同时,随着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深入发展,企业国际化步伐加快,特别是跨境破产已成为跨国经济活动中的新常态,应当加强破产法治的国际交流,研究出国际共性和各国个性,增强论坛的研讨效果。

 

【年度回顾】中、日、韩三国破产领域新进展

 


 

中日韩三国破产领域年度回顾由北京破产法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欣新主持。中国银行法学会会长、东亚破产重组协会中方会长、教授王卫国,安德森·毛利·友常法律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上田裕康以及首尔高等法院部长法官金炯枓分别报告了三国破产重组的最新进展。

 

 

中国银行法学会会长、东亚破产重组协会中方会长、教授王卫国以“中国企业破产与重整的新进展”为题进行了发言。王教授指出,2019年是中国企业破产法实施的第12年,在此期间,中国在企业破产重整实践中推出了一批特点鲜明的典型案例,各地法院在破产审判能力建设方面也呈现出新的亮点;而另一方面,中国的破产法和其他市场主体退出制度需要进一步改革,处置破产事件的能力也有待进一步提高。王教授从五个方面着重介绍了2018年9月到2019年9月期间中国在破产与重整领域取得的新进展。一是,《企业破产法》的修订纳入立法规划和《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的出台是影响未来破产法改革的两大重要事件;二是,最高院发布的《企业破产法司法解释(三)》以及《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纪要》进一步提高了破产案件的审判质量;三是,全国法院在提高破产审判能力建设方面作出的努力,包括设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信息技术的应用,成立地方破产管理人协会,制定破产审判工作规范等,尤其在破产审判组织建设和信息化建设方面,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绩;四是,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与破产法实施相关的部门规章和地方法规,形成了政府部门和司法机关相互配合、共同推进的格局。五是,本年度五个典型重整案例的基本情况。

 

 

安德森·毛利·友常法律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上田裕康以“各国一年中破产重整的立法和实务动向”为题进行了发言。上田裕康律师从五个方面对日本过去一年中破产重整案件的立法和审判以及发展动向进行了阐述。上田律师介绍,从经济环境的层面上看,日本经济在逐渐恢复的同时也受到国际因素的影响,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在此背景下,日本企业的破产数量也在增加。上田律师以Japanlife公司案件,开菲尔(kefir)公司案件和南瓜马车案件为例,介绍了日本大型企业破产案件的审判情况,并总结了近年来日本大型破产案件的两大特点——逐渐国际化、债权人积极行使权利。上田律师通过数据和案例来阐述了两个日本法庭外债务清理的制度——中小企业再生支援协会和事业再生ADR。最后,上田律师介绍了日本在破产程序信息化的发展动向,举例说明了破产程序信息化的优势。

 

 

首尔高等法院部长法官金炯枓以“大韩民国破产制度的现状以及展望”为题进行了发言,金法官向与会人员展示了全国法院和首尔重整法院在2010至2018年受理不同类型的破产案件情况,介绍了相关发展趋势,并从多项企业改善程序的联合共同提升程序的质效、活跃破产企业法人的知识产权的销售、个人重整程序中住房担保贷款债务调整计划、企业结构调整促进法以及强化国际破产案件的协作五个方面阐述了韩国破产实务中的最新动态。希望有关机关能够通过实际支援重整企业的再建、努力消除被宣告破产者面临的身份不平等待遇等措施来促进破产制度的发展与完善。

 

【第一单元】关联企业破产

 

第一单元的研讨由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任一民律师主持进行。

 

堂岛法律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井康之律师以“集团企业破产程序中的程序合并与实质合并”为题作了发言。首先,中井律师分别介绍了日本集团企业破产的程序合并和实质合并的实务经验。中井律师就集团企业破产程序中的一体化清偿率、内部债权消灭、劣后债权等一系列问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中井律师认为,认定实质合并须考虑是否存在由于信赖个别企业的独立性而与之产生信贷关系(交易)的债权人,以及是否会损害这类债权人的利益;即便认可实质合并,日本实务工作中,更倾向于根据具体案例,为了实现债权人之间的实质平衡在必要的范围内认可其法律效果,通过对个别清偿和一体化清偿对比清偿率,在保障公平、正当地对待债权人的前提下,执行一体化清偿。此外,中井律师对实质合并的正当化依据进行了探讨。提出了帕雷特方式的适用需要明确适用条件和具体要求;重复债权的一体化认可存在着困难,需要满足一定的要件和要求;内部债权的处理与采用帕雷特方式有关,同时考虑平等对待债权人和债权人利益保护;准则型庭外重组程序中,实质合并可以得到正当性依据;当存在尚未进入破产程序的一部分企业转移资产的现象时,应为保护利益受损的债权人,以获得实质合并的效果为目标。最后,中井律师指出,随着集团企业的国际化,集团化企业破产的程序合并与实质合并的问题将会愈加凸显,这也是中日韩三国共同面临的问题,我们应在国际破产范畴的研究上对该问题有所关注。

 

 

韩国广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洪石杓以“集团企业、关联公司破产案件”为题进行了发言。洪石杓律师介绍了集团企业破产的特征,并就债权劣后化、实质合并和程序合并论述。随后,洪石杓律师以韩国三个案件为例,阐述集团企业破产案件的诸多问题。洪石杓律师以熊津集团案件为例,阐释了集团企业对关联公司进行资金补充、债务收购的效力;在东洋集团案件上,重点讨论了重整程序是否包括具有清偿能力的企业、关联企业程序性合并、关联企业实质性合并、特殊利害关系人权利劣后化以及关联公司之间利害关系调整的问题。最后,以东亚邮轮案件为例,阐述集团破产案件中对债权人利益的保护问题。因此,洪律师认为,集团企业重整案件的合并审理或共同管理能够高效地推动案件的进程,并对成功引导该类实务案例提出自己的期望。

 

 

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迪以“中国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规则与适用”为题,以“H集团实质合并破产重整案”为例,结合英美法系、联合国立法指南有关规定及目前中国关于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的相关规定对中国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重整之司法实践进行了分析解读,并结合“H集团实质合并破产重整案”,围绕裁定实质合并的审理模式、实质合并破产条件的受理条件、实质合并重整中债权申报的受理期限及停息日时点的判断、关联企业之间相互担保及相互申报债权的处理、实质合并重整程序的表决程序和规则的设计、重整计划的统一制定与提交六个重点问题进行具体分析。胡迪律师提出,我国目前关于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规则应审慎适用,应以程序性合并作为惯例,实质合并作为例外进行适用,因为实质合并将产生不可逆转的后果。

 

【评议】

 

本单元评议阶段由韩国成均馆大学教授金性龍教授主持。

 

韩国太平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許承鎭首先进行评议。因为韩国没有合并的有关规定,韩国許承鎭律师主要对中日两国发言人有关观点提出了相关疑问。比如,对实际合并案例中依据和更生书效力、合并中几个企业资产有优有劣,合并是否债权人是否公平等问题。

 

 

日本京都大学教授、前任副校长山本克己教授主要从理论的角度进行点评,山本教授首先介绍了日本关于关联企业实质破产的两种代表性学说,一种观点认为为了维持衡平的秩序应当对实体法有所突破,另一种观点则对关联企业的实质破产持否定态度。随后,山本教授又对三国关于破产强制执行程序中的概括性执行原则的态度进行分析,肯定了中方在破产规则与国际接轨的过程中做出的努力。最后,山本教授对三国是否必须使用实质合并及中国破产中的实质合并与公司法中法人人格混同的联系提出了问题。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庭长王静对比了中日韩三方所介绍的三国破产实践做法,就是否进行实质合并以及实质合并的标准问题进行了总结。不同于日本的破产实践,王庭长在实质合并的适用前提的问题上,不主张以全体债权人的同意为前提。同时,王庭长还结合胡律师的发言,介绍了其在实质合并问题上的课题研究情况并指出,中国正在逐步构建与完善自己的实质合并适用标准体系。最后,王庭长表示,相比于三位发言人站在律师的角度上侧重实体处理的问题,从法官的角度来说,会更加注重法律规定层面的问题。希望能与日韩方面就具体规则与案例方面有更深入的交流。

 

【第二单元】庭外重组与司法重整程序的衔接

 

第二单元的研讨由韩国Kim & Park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寬起律师主持进行。

 

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郝朝晖以“庭外重组与庭内重整的衔接”为主题进行了发言。郝律师以庭外重组的私法合意性、庭内重整的司法程序性作为切入点,对庭外重组与庭内重整的衔接进行了类型界定、性质分析和价值分析。郝朝晖律师从程序衔接的理论发展、国际实践、国内实践及发展现状进行了分析说明,并针对目前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从庭外重组与庭内重整的衔接方式、参与主体衔接、时间衔接、程序衔接、内容衔接、效力衔接六个方面提出建议,以期能够实现庭外重组向庭内重整平稳过渡、企业得以早日化解危机,涅槃重生。

 

 

韩国 DR&AJU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崔曉鐘(音)以“混合式集团重组案例分析及展望”为主题,就混合式企业重组相关制度及其利弊进行了介绍分析。崔曉鐘律师以东仁光学、日松开发、第一医疗财团、Dynamec、美洲制钢等企业的重整为例,对韩国目前混合式企业重组的司法实践进行了分析评价,深入探讨了法定重整和法庭外重组制度的优势与弊端。崔曉鐘律师建议,通过长期运用债务人重整法、重整程序实现企业重组程序一元化、为了DIP 融资活性化培育民间重组资本及研究重整程序开始后导入Secondary ARS等方式,推动混合式企业重组更好发展。最后,崔曉鐘律师提出,为防止毁损,追求迅速、灵活地企业重整,法定重整和法庭外重组的融合是目前破产法探讨的重要问题之一。

 

 

日本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栗原隆以“在日本从庭外重组转到重整程序时的争议点”为题,介绍了事业再生ADR制度概述以及特征,并重点分析了从事业再生ADR程序转移到重整程序的机制及转向重整程序时预重整DIP融资的优先性,进一步引出转为重整程序时供应商债权的优先性问题,基于个案分析了从事业再生ADR程序转移至重整程序时预重整DIP融资以及供应商债权的处理,阐述了实务中所面临的、需要注意的问题,希望日后能够出台相关措施,确保预重整DIP融资的优先性。

 

【评议】

 

本单元本单元评议阶段由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业务总监郑成新主持。

 

天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池伟宏分别从三国的庭外重组和司法重整制度进行了精彩点评。池律师认为,尽管中国的法律尚没有明文规定,实践中部分法院已经有庭外重组、预重整的实践应用,探索庭外重组和庭内重整程序的衔接。池律师认为,中国的法庭外债务重组成功案例较少,重要原因之一是法庭外债务重组缺乏制度性保障,庭外重组与破产重整衔接的最大优点是降低制度性成本,提高破产制度效率,庭外的协商和工作对重整成功具有重要意义。同时,池律师指出韩国、日本的法庭外重组与预重整制度和实践对我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韩国世宗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金永根律师首先对比了日本和韩国在预重整以及庭外重组与司法重整程序的衔接方面法律制度的不同,并着重介绍了韩国制度的规定。金永根律师结合韩国的司法制度和实践以及中日的发言,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日本的预重整DIP融资是否有优先性以及是否有相关案例;中国的渤钢案例中,金融债委会的决议方式是什么以及贷款债权能否得到优先受偿。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注册会计师藤原先生认为,在中国,预重整法律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是实务中已经有相关案例。庭外重组与司法重整程序的衔接应该还处在过渡期。中国府院联动机制对推动重整程序的进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一做法非常值得引起我们关注和研究。藤原先生认为,韩国的混合式的重组方式对日本的启发也非常大,特别是预重整程序,要求法院做到及时性和效率性,迅速推动程序进展。藤原先生对实务操作中,是否可以真的完成存有疑问,希望金律师能够就应然和实然的程度作简单说明。就嘉宾的发言,藤原先生提出了几点疑问:负债额的1/2以上的判断的基准时间点如何确定?调查范围、撤销权的行使、债权是否有纠纷?负债额1/2以上是否存在争议点?

 

【第三单元】跨境破产

 

第二单元的研讨由日本同志社大学的金春教授主持进行。

 

韩国律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市内(音)以“破产程序的承认及支援相关的韩国的动向和实务”为题,介绍了联合国“1997年示范法”的颁布背景以及各国的实施情况,并以美国、欧洲、中国、日本、新加坡及其他国家为例,就有关破产程序双边互认的情况进行了说明。金律师认为,在国际性企业的破产相关问题越来越多的背景下,韩国通过尝试对各个国家的重整程序的承认,在跨境破产的处理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结合这些经验和首尔重整法院的努力,实现程序的迅速推进、法院之间的积极互助及迅速灵活的支援决定指日可待。尤其是首尔重整法院注册了国际破产法院网站(Judicial Insolvency Network,“JIN”)及为了实现与世界优秀的法院之间的互助而签订的业务协定等做法,都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破产执行庭庭长丁海湖以“关于跨境破产的广东思考”为题进行了发言。丁庭长认为高效的跨境破产应具备五方面的要素:清晰快捷的境外破产承认机制、境外破产代表人在所在国的救济措施、相关主管部门的沟通机制是否畅通、法院之间的沟通合作情况和境外与本地债权人的无差别待遇。丁庭长结合广东省的审判实践以及国内外相关法律规定,以破产程序承认机制为切入点,简要阐述了中国破产程序承认机制的实施情况与法律依据。丁庭长从内地与香港法院的破产案件相互承认入手,探讨了实务中内地与香港相互承认的相关判例。同时在承认境外破产程序基础上准予救济措施,认为我国适合采取有限的自动救济。最后,丁庭长强调了境外与本地或本国债权人的无差别待遇。

 

 

日本西村朝日律师事务所律师福岡真之介,以“跨境破产案件中‘主要利益中心原则(COMI)’在日本的适用——Think3案件为题材”为题进行发言。福岡律师以Think3案件为例阐述日本跨境破产,介绍了主程序、从程序判断基准和主要利益中心管辖权的判断标准。重点讲解了主、从程序判定的判断基准、判断要素及债务人的主要营业地判断时间点和参考要素。福冈律师认为,主要利益中心的判断基础应基于主要营业所在地,而非注册所在地。至于营业活动的判断,虽然日本缺乏相关规定,但可根据各国积累的丰富的判例和相关立法解释。至于营业活动的判断,虽然日本缺乏相关规定,但可以通过借鉴联合国《示范法》、美国第十五章《破产法》、欧盟《跨境破产规则》等相关国内外相关立法,综合判断主要利益中心。法官需要通过个案判断考量诸多营业因素,从而缩小主要利益中心判断标准的局限性。

 

【评议】

 

本单元评议由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五庭庭长徐秀平主持。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长章恒筑庭长表示,韩国和日本在跨境破产方面积极合作的态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针对三位嘉宾的发言,章庭长从法官的角度出发,从三个方面阐述了自己的看法。章庭长认为,1997年发布的联合国跨境破产示范法凝聚了世界各国推进跨境破产合作的共识,对各国的跨境破产立法和司法实践都产生了不同程度影响。而且,跨境破产事业不仅仅是立法问题,法官,律师都是跨境破产事业的推动者。最后章庭长表示,随着中日韩之间的投资贸易联系日益频繁,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已进入到关键阶段。希望论坛研讨的成果能够实质性推动中日韩之间跨境破产合作,在不久的将来能够看到中日韩之间相互承认和协助破产程序的案例。

 

 

韩国金&张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吳相辰律师针对中国与日本发言人们的发言,分别提出了自己的问题。针对中国的情况,吳相辰提出两个问题。一是,对破产案件中债务人在中国国内的财产需要采取协助的情况,中国的破产法没有相关规定,而是根据一般民商事方式提供援助,那么在破产程序方面,司法协助程序方面是如何展开的?司法协助程序是否也包括自动救济模式?二是,中国法院在破产案件承认中会考虑公共政策方面的内容,此时公共政策的适用范围是什么,有无相关案例?法院判决承认的时候根据何种标准判断是否存在违背公共政策的情况?针对日本的情况,吳相辰也提出了两个问题。一是,日本有关外国破产程序的援助方面为何采取和韩国不同的做法对程序的主、从区分进行援助,目的是什么?二是,日本的《承认援助法》,在海外破产程序之间,是否有程序发生过平行破产的问题?COMI的判断基准时间点的正当性是什么?按照各国对主要利益中心的不同理解,是否有必要对此标准进行统一?

 

 

日本安德森?毛利?友常法律事務所高级合伙人森脇章律师概括性地介绍了日本跨境破产的现状。日本更生破产法采取了普及主义,而日本破产程序在外国的承认虽然没有统计数据,但随着日本公司经营国际化,海外资产也在不断增加,承认日本破产程序的国家也在不断增加。森脇章律师提出,中国企业破产法制度缺乏对跨国企业破产的承认和执行的相关规定,《破产法》第三条关于管辖权的规定更适合国内破产案件。关于贸易与承认协助的相关问题,中国《企业破产法》第五条第二款有关承认执行的规定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日本《外国破产处理程序协助法》对中国的立法应该有一定的参考和借鉴价值。

 

【第四单元】个人破产:免责制度与防止滥用

 

第四单元的研讨由吉林破产法学会会长、吉林大学的齐明教授主持进行。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院教授杉本和士,以“日本的个人破产免责制度及其防止滥用”为题进行发言。杉本教授简要介绍了日本个人破产中的免责制度的引进、适用范围、发展状况和理论依据。以及日本对于防止滥用免责条款的措施。同时指出,个人破产免责制度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社会繁荣安定,应当作为一个国家救济债务人的基础性司法制度。

 

 

梨花女子大学法科大学院教授吴守根,以“韩国个人破产制度实施现状、争议以及面临的课题”为题目进行发言。吴教授从个人破产案件申请件数、个人重整案件和个人破产清算案件与免责这三方面介绍了韩国个人破产的实务情况。随后,阐述了个人破产案件当中的道德性懈怠、法律判断、举证责任等风险并重点阐述了如何在事先、事后两个阶段防范个人破产制度被滥用的风险。列举了债务人厌诉、限制利用程序资格、重整委员和破产管理人的不当要求等多方面事前规范手段,最后着重介绍了非免责债权这一事后规制手段。

 

 

北京外国语大学个人破产法中心主任、法学博士、副教授刘静,以“防止个人滥用免责制度的中国方案”为题进行发言。刘教授介绍了中国目前个人破产制度的现状,指出我国一些地方法院均在实务中积极探索个人破产制度的适用。随后,刘教授简要分析了我国滥用个人免责制度的基本类型,指出个人破产免责情形的查明应当到何种程度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中国个人破产制度的建立过程需要经费、机构、人员,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中国已经存在了一定的基础。之后,刘教授分析了个人免责制度的滥用原因,指出经营企业和民营企业为我国的经济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然而也存在一些问题,我们不应当对其有过高的道德要求并应在制度上进行规范。随后,刘教授又围绕消费者个人破产制度的适用、失信被执行人与个人破产制度的衔接问题、如何认定欺诈等方面进行说明。最后,在未来方案的设计上,刘教授提出,进入程序应收取一定费用以防止制度滥用;应完善资料提交、信息披露相关内容;应对一些轻微的可能不免除个人责任的情形做一些宽恕;应对调查程序及个人管理人、清算程序、支付令及支付计划、免责撤销时间、中国商自然人的破产、跨境破产方面的问题进行关注。

 

【评议】

 

本单元评议由日本霞関国際法律事務所高级合伙人阿部信一郎主持。

 

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长钱为民庭长针对日韩嘉宾的发言做出了简要概括并提出了自己的问题。针对来自韩国的吴教授,钱庭长表示对几个问题重点关注:一是重整程序中以收入情况和负债金额作为区分条件是否有改进空间。二是第四篇个人债务重整计划批准需符合法定要件,是否可以简化程序降低成本。三是韩国个人破产庭外重组提高案件效率问题,并对金融债权的处理提出了意见。同时,钱庭长对吴教授提到的免责制度滥用的道德风险问题、举证责任问题表示赞同。对于刘静教授的发言,钱庭长表示刘教授提到的防止滥用免责程序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同时,钱庭长简要评述了刘教授提到的通过欺诈手段获得免责、免责程序审查是否过于干预债务人的个人和家庭生活等问题,并对刘静教授提到当下中国司法文书过于刚性兑付情况以及为防止滥用免责的第六点设想即信息技术及信用数据库建立的设想表示赞同。

 

 

日本烏丸法律事務所高级合伙人河本茂行对中日韩各国的演讲进行了评议。首先,河本律师对比了日韩在个人重整程序问题上法律规定的异同。随后,河本律师从经营者连带保证、经营者保证的弊端、有关经营者保证的指导方针的设计者与定位、“有关经营者保证的指导方针”的内容、保证债务重整时适用的程序、保证人的诚实与信息披露、可保留财产的内容、适用“有关经营者保证的指导方针”的事例九个方面着重介绍了日本“有关经营者保证的指导方针”的概况。

 

 

韩国和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曺凖梧进行了总结评议。曺律师表示中日韩在个人破产制度上未来发展的大致方向是一致的。在简要介绍了韩国的制度设计后,曺律师就日本的小额管辖程序、有关不可免责事务以及部分免责制度方面提出了三个问题;就中国的免责制度理念及标准、目前中国对免责制度的立法案情况以及强制性和解程序等方面提出了三个问题。

 

【破产法官小组讨论】重整程序的审判实践与改革

 

破产法官小组讨论由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蒋太仁主持进行。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龙光伟以“中国庭外重组与庭内重整衔接的立法与实践”为题进行了发言。龙院长指出,预重整制度作为一种新生事物,中国目前仍然处于探索阶段。龙院长围绕中国的预重整模式、深圳法院破产法庭规定的预重整规则展开,从预重整的实施主体的角度对预重整的模式进行分类:行政主导型的预重整、司法主导型的预重整、当事人自治性的预重整三种预重整模式。最后,在对既往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对法院的预重整制度进行了总结归纳,重点强调了法院指导下的预重整模式的积极现实意义,并对中国预重整制度的立法做出展望。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孙海龙以“以市场化、法治化、协同化、智能化引领破产审判新发展——重庆钢铁破产重整的经验与探索”为题进行发言。孙院长以重庆钢铁破产重整案为例,就法院在该案件审理过程中的创新做法进行了交流。在市场层面,明确重整原因、采取市场化方式引入基金、严格遵循市场规律;在法律层面,促成上交所首次调整重整中除权参考价格计算公式、获得香港联交所首次对召开类别股东大会的豁免、创造性地并案解决了第三方担保问题;在协作层面,构建“府院”协调机制、建立完善沟通机制;在智能化层面,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提升了案件处理质量和效率。

 

 

前东京地方法院破产民事再生庭庭长、东京高院庭长園尾隆司以“日本的再生计划和更生计划的批准裁定的实际情况”为题进行发言。首先,園尾庭长对民事再生程序和公司更生程序的开始要件、计划草案的通过要件、计划的批准要件进行说明。其次,園尾庭长指出,再生计划和更生计划裁定的高批准率得益于制作再生计划草案的过程中法院和监督委员以及债务人代理人之间、制作更生计划草案的过程中管理人和法院之间充分的意见交换。最后,園尾庭长对公司更生程序中强制批准的内容和运用、民事再生案件中类似强制批准的运用进行了整体介绍。

 

 

水原地方法院庭长金熙中以“韩国重整程序中重整计划的批准要件”为主题进行发言。金法官以实务为中心,详细地介绍了重整计划草案的通过和批准程序及要件。首先,重整程序和重整计划草案应当符合法律规定。即使程序违反了法律规定,经法院考虑相关因素,也可“依裁量权地批准”重整计划草案。其次,应对机械地适用相对股份持有比例法的现有实务做法做出修正,并针对“公平公正”及“可执行性”的相关考虑因素进一步分析。最后,所有债权人的清偿总额和对个别债权人的清偿额都要满足清算价值保障原则,原则上对此应适用做出重整计划批准裁定之时的标准判断是否满足清算价值保障原则。

 

 

地方法院庭长、韩国大法院裁判研究官丁文卿,以“在韩国的重整程序中强制批准条件以及运用概况”为题进行发言。丁法官系统地介绍了法院在强制批准重整计划的过程中的法律依据,从强制批准条件,制定权利保护条款的方案以及首尔重整法院以及其前身首尔中央地方案院破产部的强制批准审理运用三个方面,系统地介绍了韩国重整程序中强制批准条件以及运用的情况,为相关实务工作提供了重要借鉴。

 

 

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金融庭庭长陆晓燕以“市场自治中的司法衡平——以重整程序的展开为视角”为题进行了发言。陆庭长论述了市场化与法治化的重要性,并结合龙光伟副院长,园尾隆司法官和金熙中法官的发言,围绕庭外重组的司法衡平,各利害关系组利益受偿顺位的司法衡平以及重整控制权的司法衡平三个方面阐述了对市场自治中的司法衡平的思考与建议。

 

【互动环节】

 

 

互动环节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欧阳明程主持。与会嘉宾就三国破产法官“关于重整程序中的审判实践与改革”的议题发言,分别提出了关于预重整规则、破产审判智能化、重整计划批准要件、强制批准条件等相关问题,现场进行了充分热烈的互动讨论与深入交流。

 

【闭幕式】

闭幕式由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尹正友律师主持。

 

主办国代表山东省法学会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山东华信清算重组集团公司董事长提瑞婷女士进行了闭幕致辞。提秘书长结合参加历届破产重组论坛的情况,对本届论坛的各单元的议题及嘉宾发言进行了总结。并提出,青岛是中日韩自由贸易的前沿、青岛与日韩城市友好渊源深久,文化交流互动丰富,在距离日韩最近的城市——青岛,举办第11届东亚破产重组论坛,是“历史机遇的选择”。东亚破产重组论坛见证了中日韩三国在破产研究的成熟、破产实践的发展,各位嘉宾对相关议题的深入探讨交流,对完善营商环境建设,供给侧改革及金融风险防控均起到了很好的启发和推动作用。东亚破产重组论坛作为中日韩三国“交流、合作、发展”的舞台,将一如既往地秉承交流思想、传递信息、加强合作的宗旨,为东亚各国破产与重组法治建设、共享破产与重组研究成果、共赢破产与重组事业繁荣,贡献自己的力量。

 

闭幕式上,在东亚破产重组协会中方会长王卫国教授的见证下,提瑞婷秘书长将代表主办权的水晶杯交接给了第12届东亚破产重组论坛主办国代表——日本霞関国際法律事務所高级合伙人阿部信一郎。阿部信一郎对本届论坛的研讨主题进行了总结,对第12届论坛进行了展望,通报了下届论坛的会议主题及相关安排,并向与会嘉宾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最后,主持人尹正友律师正式宣布:第11届东亚破产重组论坛圆满结束!

 

本次论坛四个单元的主题契合三国理论研究与实践的需求。与会日韩嘉宾及国内专业人员专题发言既有案例分享和经验总结,又有对当前破产审判和破产管理相关问题的探索研究和尝试,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跨国投资和跨境交易日益频繁,跨境破产议题的设置为中国的跨境破产制度完善与营商环境的优化提供经验借鉴,期待中日韩三国在相互承认破产裁决方面有更大突破与发展。同时,随着个人财产登记、信用体系征信建设和社会保障体系的客观条件不断完善,个人破产制度,特别是防止滥用免责,值得我们各国进一步研究与关注。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学术观点、内业新闻——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公众号(qypcyczyjc)!

Copyright ? 2014 By 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26899号-3
电话:0531-88911266       地址:     E_mail:qypcyczyjh@163.com